或許海報上頭的瑰麗景象與松山健一的俊容迷惑了我,讓我誤以為這不會有緩慢如《不散》中瘸腿女售票員的行走,那樣意味深長的背影拖行至底,中間的等待如百年之久。「夢一夜」與「夢二夜」的節奏調性也是如此,友人說夢二夜武士悟道的篇章,那代替話語的螢幕口白,安靜的推演劇情,讓她想起小津安二郎,我卻想起來年少的日本文學課堂上《秋刀魚的滋味》讓我睡得甜蜜,之後侯孝賢為紀念小津而拍的《咖啡時光》卻被我仔細收納在青春的尾巴,他愛的一青窈現在卻沒能再聽聽聲音。

「夢三夜:孩子」重新喚起我的注意,夢與現實被輪迴悄悄地扣住,時時帶點驚悚的氣氛,關於妻子對地藏王菩薩的記憶卻與孩子的重擔巧妙勾連,揭露的是親手謀害自己的真相,那張面目模糊的盲臉至今還存留在恐懼的角落,如線串的鈴鐺大肆作響。不只夢本身變化多端,夢與夢的串接也從低處來到了高峰,「夢四夜:童年」久久不散,令人咀嚼回味不已,又是個夢與現實的融合,夢卻有童話的色彩,街頭表演者說要將繩索變成蛇,有如吹笛者的魔音讓孩子著魔的跟隨至消失,夏目對於遺忘的童年傷痕,經由那樣傳奇的街坊言論而心生疑問,看到照相館的舊照片,回憶起自己與女孩,至於演講場地在哪已經不重要,似夢似真的跟隨結束在沒有海聲的貝殼,墜毀的客機與女孩一起步入了海洋,空留他,畫面交疊著爆破、入水的女孩與癱坐在沙灘的大人夏目,著實震撼。

「第五夜:恐懼 」那極欲隱藏不堪往事的妻子,夢境中的她奮力挽回,阻止第二任丈夫窺見其醜陋的一面,期間不斷追趕她的包布怪物如鬼魅般陰魂不散,也使人頻頻遮住視野,「最晚只等到雞鳴以前」的喚語更像警示,未料使她心生恐懼、疲於奔命的包布怪物竟是自己,導演在揪住人恐懼的內心同時,又釋出一點笑料,當妻子以為一切皆是惡夢,終究醒來便無事之時,餐桌旁的暗處坐著包布怪物,該是令人心驚,丈夫卻不動聲色的展示另一個包布怪物,畫面上兩對分別代表現況與過去的不堪,而紅白色的兩隻怪物看來卻有些逗趣,似乎要來參加紅白勝利般的具有喜感,人性的糾葛落在夢境之中總有奇異的物件跳出頗有天外飛來一筆的笑果。夫妻之間的私情密語,在「第九夜:離情」轉為隱晦的暴力,關於「誓言」與「不離」終究因背叛而讓柔情化成仇恨,顯露日本女人的溫馴性情之下的壓抑。

「第六夜:奇蹟」運慶的絕妙雕刻神功,傻眼的是所謂的雕功僅是如澀谷街頭的金髮少年於舞廳表演的絕妙舞技,如機械人的節奏性頓點與流暢的韻律感,似真似假的狐疑其傳奇性,卻在運慶用斧頭劈開一刀,半邊飛散木屑剩下果真是完整的雕刻,這種戲劇性也在於由雕刻靈魂所創造的「奇蹟」。就因為不可信與誇張,更顯出「奇蹟」,而模仿運慶的村民,所拙劣的舞姿所雕刻出的「豬與魚」也令人開懷。接著「第十夜:食色」也具有這樣的戲劇性,外貌協會的健一,每日靠著俊俏的臉龐便有大量金錢收入,背地裡卻殺掉所有對他放電的醜女,惡人終究不會持續好運,在健一貪圖美色迷戀上某位美女後,便是悲慘的開始。受了美女的勾引不自知的吃了人肉蓋飯,目睹恐怖的製造豬肉蓋飯的過程,而眼看健一將被制裁時,健一的好友發明家贈送的拐杖救他一命,拐杖充當火箭發射器,讓健一脫離魔掌,頗有卡通滋味,雖然順利逃過一劫,卻在回鄉的途中,遭車撞、輾過,突發的狀況,讓他開腸破肚腦袋見掀,本應該覺得恐怖的,卻因為太過離奇,而假得好笑,而應該死去的建一卻意外的活了一百多歲,成了第一位太空人。這也是導演的幽默吧。

「第八夜:靈感」這被稱之最撲朔迷離的一夢,看似平凡和突兀的劇情,跟靈感沒什麼關係。夏目孫子在田中抓到了管狀怪生物「立奇」(龐大肉色身軀的詭異生物),夏目瞄到此景便回房睡覺,夢中夏目從理髮廳走出注視著金魚小販,突然從天而降的立奇掉在他與小販中間。就這樣的結束,似乎丟了一個迷魂蛋,卻其實精確的傳達靈感的精髓,意味著所謂故事的靈感經常從生活中俯拾即是,常常意外地成為劇情推展的要素,這樣的龐然大物從空中落下的震撼頗有靈感乍現時的一發。

我想藝術片之所以令人感到不解,往往是因為劇情沒有什麼情節或有許多象徵,也是未說明白才讓人有較多想像的空間,故事的詮釋也不會只有導演的主觀敘事,可在電影結束後有「想」的可能,也是會回味無窮的原因。

至於夏目漱石留下的夢十夜,一百年後的解答到底是什麼呢?或許我們對夢十夜的解讀就是最好的答案了。而文學的魅力也在於可經時代的考驗,在一百年後的我們還能讀出與我們密切的感觸。

中文官網:http://tennightsofdream.swtwn.com/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