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羽很舒服的待在我的肚子裡,到40週+6天都沒有產兆,我想她是個貼心的孩子,不讓媽媽上演慌亂的劇碼。

我和麥克在10/19吃完早餐,很從容地從娘家坐捷運,提著待產包到醫院催生。11點抵達醫院產房,享受有廁所在內的獨立包廂產房(+2000元),裡面電視冰箱一應俱全,我們也準備好會待產很久,麥克爹中午就提著便當過來給吃。

 

就這樣,先內診發現開0.5指,塞了子宮頸軟化藥到陰道後,一路吃吃喝喝到晚上6點宮縮都不夠規律,10分鐘一次左右。子宮頸維持在0.5指不動。

 

後來晚上6:30,徐醫生決定再加催生藥劑,一加了之後,痛感馬上來了,才痛半小時,7:20我就跟護士說要打無痛麻醉。還好我的醫院沒有限制一定要開2指才能打無痛,他們覺得催生開指和無痛之間不會互相影響。

 

一樣是側身捲成蝦子狀,頭要盡量往胸靠,膝蓋曲起肚子靠。還好有護士幫忙頂住我的雙腳,在腰椎旁先打局部麻醉,再插軟管大針,感覺有東西灌入很痠痛(心中暗念:我要到天堂了再等一下下)。為了怕打麻醉會低血壓,護士要先每兩分鐘測血壓值,並讓我戴氧氣罩。

 

打完真的不痛了,笑呵呵的等待。

 

20:20登登!發現尿不出來,護士幫我裝導尿管。

 

22:00胃有點不舒服加上胸悶,醫院為求謹慎還派人來照心電圖,結果是正常的。

 

22:15突然覺得強烈胸悶,喘不過氣,有點想吐。麥克立馬衝去和護士說,衝回來拿塑膠袋給我,沒想到吐了兩大袋,晚餐麥克爹買的高級便當都吐出來了。

 

23:30 又吐了。

 

23:56感覺到陣痛,此時宮縮已經2分鐘一次,但內診依然0.5指,發現我破水了,但我沒有那種一般人破水的瀑布感,只有一點濕濕的感覺。

 

24:00麻醉師來加麻醉藥。

 

此時已經過了11小時了,我們都心裡有準備會催生到隔天,也準備好可能最後會剖腹。為了養精蓄銳,我們就先睡一下。

 

沒想到麥克還沒瞇眼幾分鐘,我就突然嘴巴和水不自覺地顫抖,不可控制的抖很大!麥克趕緊去叫護士,結果護士請我們拿出無痛分娩同意書,說明發抖是麻醉的副作用。結果上面列出的副作用我都有!嘔吐、胸悶、發抖、心悸。

 

我就發抖了3分鐘,後來才停止。為了怕又吐,緊抓著塑膠袋睡覺。

 

睡前我和麥克說:「不知道會不會有奇蹟呢?」

 

就這樣睡到01:30時突然又覺得肚子硬之外,又痛痛的。我看著麥克很累的樣子,就撐到01:54護士進來量血壓時,才跟護士說:「我覺得肚子痛痛的,而且很想大便的感覺」護士一內診,大驚訝地說:「妳開10指了耶!」

 

我和麥克都瞬間清醒(護士說我們的聲音還帶著興奮感)

 

護士們也似乎興奮起來,兩個護士教我兩腳踩在兩側欄杆上,很像躺著卻是蹲著姿勢,護士叫我一肚子痛(宮縮)就開始肚子用力。因為打了麻醉,所以我的下體其實是無感的,但護士一直說我好棒,很會用力,一直稱讚我(害我默默的也很努力用力)。然後還說:「妳搞不好是今天的黑馬耶~」然後耳聞有另外兩個產婦好像也快生了,加我三個,他們在喬誰先進產檯。

 

結果02:50我就被推進產房了。根本來不及通知我的產檢醫師,就由住院醫師負責接生。從待產室要移到產房前,我還問:「等下我是要下床自己走到產房爬上產檯嗎?」護士大笑說:「怎麼每個孕婦都這樣問?等下我們會直接推床到產房啊,妳只要從床上移到另一個床,我們會幫妳。」

 

我因為怕生到一半又想吐,就請護士關掉無痛。只幫我在下體打局部麻醉(讓縫慧音不痛)。也因為有宮縮疼痛才比較知道何時用力。

 

把我推到產房後,護士叫我肚子不痛的間隔,身體再移到產床上就可以了。我把屁股稍微抬高,護士就把我身體整個拉到產床上了。

 

護士叫我把雙腳踩在很像婦產科內診的椅子兩側,手握著下方的桿子。

 

然後叫我痛的時候就大吸一口氣,頭抬起來往胸部靠,憋氣,肚子用力10秒。

 

我在用力第一次時,想說麥克怎麼還沒進來陪我?

 

等到用力第三次時,他才衝到我旁邊握著我的手。(因為護士叫他慢慢穿手術衣,豈知我進展那麼快XD)

 

結果用力第四次時,護士叫我用力,然後叫我吐氣。

 

嬰兒就這樣被擠出來了(護士報時:02:58),但我沒有感覺還一直在吐氣,還問說:「嬰兒出來了嗎?」

 

(麥克說他有看到嬰兒從產道出來的那一剎那,連我都沒看到,這是繼上次闌尾炎時,醫生拿我的闌尾給他看後,又一驚奇畫面。)

 

後來就聽到寶寶響亮的哭聲,遠遠看到她正被清理和檢查身體,麥克也跑到寶寶身邊去照相和攝影。

 

然後醫生說胎盤出來了,然後因為寶寶衝太快,所以產道有點撕裂傷,醫生在縫傷口花了快20分鐘。我遠遠看著寶寶,聽著她的哭聲,突然覺得很感動。後來拿去秤重,2980g,與徐醫生預估的3000g很接近。寶寶被放在我胸口上做肌膚接觸時,就停止哭泣了。我歪頭貼著她軟軟又暖暖的臉,覺得生命好神奇。

 

後來護士拿出專業單眼相機幫我們一家三口合照,再用麥克的手機拍了一張。進了病房後才知道醫院將相片沖洗出來,並在背面標注寶寶的出生日期時刻(國農曆)、重量等等資訊,真的好有紀念價值。

 

產後,我又被推回待產室觀察一小時。看產道出血狀況,血壓的狀況。醫生說要開始按摩肚子,按摩到子宮變成硬硬的一球,讓子宮逐漸從上方歸位到肚臍下方的原位(產後要一直持續按摩預防大失血)。觀察一個多小時後,護士準備讓我去病房。叮嚀我慢慢起身看看,看是否能走下來坐輪椅?

 

結果我一起身坐在床邊而已,就突然說想吐,一下子喘不過氣,就倒在麥克懷裡暈眩過去,麥克說我大概昏過去30秒左右,我坐著醒來時還依偎在麥克胸口,然後大口喘氣,護士也很緊張在旁邊叫我吸氣。昏過去的那幾秒好像做了個夢。後來我還是躺在床上被用推的進去病床。

 

那時候已經凌晨5:30了。

 

寶寶被推過來,放在我身邊,她小小的身體在我懷裡,我一直說話安撫她。

 

但因為實在太累,就請護士第一餐先餵配方奶,推回嬰兒室照顧。

 

我和麥克已經持續19小時沒有好好休息睡覺了。

 

短暫睡了2小時又被挖醒,量血壓、吃早餐、吃藥。後來護士說我膀胱很漲,要幫我排尿,導尿超痛的!後來聽說很多自然產的人都這樣,因為自然產肌肉太過緊繃所以尿不出來,最後乾脆裝了導尿管和尿袋。

 

早餐沒吃幾口,嬰兒室就打電話來通知說要餵奶,寶寶第二餐。

 

身體很虛弱,但我坐著輪椅去看寶寶,並嘗試第一次親餵。護士把寶寶的口往我的乳頭塞,寶寶就自然吸吮了起來,聽說寶寶第一天的胃像彈珠一樣小,所以我也很放輕鬆,覺得自己能餵飽她,她邊吃邊睡很可愛,我要摸摸她的耳朵、推推她的下巴讓她繼續吃奶奶。小小的、軟綿綿的她,讓我的母愛激發。

 

於是我每隔四小時就要坐輪椅下去嬰兒室親餵一小時,

 

再回病房吃東西補充體力(沒食慾所以吃很久),然後小睡30分鐘,每3小時換衛生棉沖洗惡露並擦藥。感覺非常忙碌,也一直都沒睡飽。直到第二天中午被通知可以從四人房換成單人房後,才覺得能夠好好休息。第三天早上終於能自己下床走到廁所了,下午也能試著走到嬰兒室餵奶。

 

第三天徐醫生有來看我,說我過了心臟病患最危險的產後2天。因為產後2天身體有大量水分會排出,此時對於心臟負擔最大。護士還很高興的說我恢復得很好,可以當成教科書應證的案例。

 

住醫院的四天,媽媽和麥克輪流照顧我,早上麥克爹會送鱸魚湯來,並幫麥克買午餐,下午由媽媽接手照顧我(每天煮腰子給我吃),麥克爹載麥克回去休息洗澡,晚上再和麥克娘一起來。

 

 第一胎生產算是很順利,寶寶沒有讓我痛太久。

 

只是產後的狀況比較多,又是昏倒又是喘不過氣又接導尿管……。

 

生產時,真的感覺到麥克的偉大。

 

因為一催生就不能下床上廁所,必須在床上用尿盆,他必須拿沖洗瓶去產房外裝溫水,然後幫忙沖洗下體,再用大棉棒擦乾,把尿壺的尿拿去倒掉並洗乾淨。上幾次廁所,這個動作就要重複幾次。因為有注射點滴,所以一整天下來幾乎10次。

 

因為監測器擺放的位置產婦看不到,他隨時要耐心回報胎兒的心跳值和宮縮次數。

 

因為我對無痛分娩敏感,副作用很多,他根本沒辦法放心睡,不時的要照看我的狀況,還要幫忙處理嘔吐物。

 

即將生產在用力時,一直讓我抓著他的手,我覺得自己好像很用力,他的手應該很痛,他也陪我一起用力。

 

產後睡了三晚很難睡的醫院行軍床。

 

我只能攤在床上時,就像我的手腳一樣,我需要什麼協助他就要起身幫忙。

 

我坐著吃飯不舒服時,還一口一口餵我。

 

去嬰兒室親餵時,他永遠沒有抱怨的在外面等待一小時,甚至一個半小時。

 

還有好多好多的愛,給我精神上的力量。

 

謝謝我最愛的老公,歡迎我們可愛的女兒Joy。

 

我們有自己的小家庭了,和麥克從陌生人到有血緣的連結。

 

一家三口,小家充滿愛。

 

很期待麥克的新文(敲碗)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