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在被課業壓力壓榨到某種極限時,突然很想做一件衝動的事情,來暫時逃離一下喘口氣。
在網路上看到瑪靡的電影推薦:《惡魔教室》興起觀賞《惡魔教室》的慾望,於是就跑去台北今日影城看了這部片。

《惡魔教室》改編真人真事,一個德國的高中老師在課堂中以實驗的方式讓學生體驗獨裁主義,為我們表演小型獨裁主義社會的縮影。

德國真的不會再重演法西斯專政嗎?

這個疑問讓我想到最近人們憂慮民主倒退,而有一派反對者認為台灣既然已經解嚴,政治不可能倒退成威權,或有人以自視聰明的口氣說著:「我們有這麼笨,再讓國民黨統治,上演威權嗎?」的確,我們都以為社會是線性發展,往進步的方向走去,以為政治就像社會型態不可能從資訊時代回轉成鐵器時代。

人如何從一個自由主義者成為聽命特定發號施令者的隨從?
《惡魔教室》說明轉變的過程出自保護「脆弱」自我的反擊。

透過穿制服、為團體取名、設計團體logo。我成為了「我們」,我們從「共同體」中找到歸屬感。

「共同體」讓個人知道自己是什麼、屬於什麼。有些時候,我們不敢一個人做的事,卻因有其他人共同執行,我們便突然勇氣十足,人因群體而能無比壯大自我的可能。共同體的出發點怎麼看來都無比善良、無比合理,「我們」彼此互助、彼此照應、從歸屬感中創造勇氣。

但是,發展到後來,既然要維持「我們」的一致與存在,個人的特殊性被抹平、個人可為群體犧牲自我再所不惜,因為「我們」是具有共同理念和目標的全體。為了鞏固「我們」要區隔「他們」,「我們」開始不接受異議者,開始排斥那些非我族類者。集體的力量將凝聚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與意識型態,灌輸我們是站在「對」的立場,為了保護全體,必須「捍衛」。

所有的獨裁政權都是出自於一套「看似」正義合理的意識型態,用集體的影響力制裁他者。當捍衛成了暴力;正義成了制裁。我們從不會自覺聰明如我們,怎麼可能陷入被操縱的地步?當你身處一個共同體,當所有人所認為的價值和行動與你一個人背離,多數開始試圖壓抑少數聲音,多數者成為正義的夥伴。

《惡魔教室》裡獨裁政權的體驗,從教室蔓延到下課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最後的發展和結局,絕對使我震撼不已。最令人驚悚的是,人們往往處在無意識的狀態中,一步一步陷入,從天使變成惡魔而渾然不知。

這部片已經出版DVD了,有興趣的人以後可以租來看看。


題外話:

除了集體的力量讓我震撼之外。
另有一個震撼在於,自卑、受傷、渴望愛竟然也成為培養「傷害他人」的溫床。脆弱形成的反擊力量,往往站在很合理的立場,而那反擊的效應往往是很深很深的。這是我要警惕自己的,脆弱的憤怒足以讓自己也成為和對方一樣傷人的利器。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