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

空氣中弛放的美
深紫色的慵懶
和天空中的奇妙景象 或許
我沒有甜蜜的嘴
能完全地釋放
你心中神祕難解的結 縱然
這是個機巧的詭辯
沒有邏輯推演裡
一種純粹性的直覺論斷 但是
每當我沈睡之間
卻依稀地看見
被告誡不能跨越的線

那可能性
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
但我躍動的心臟在此刻停止搖晃
的可能性
卻高於它的殘餘劑量
而我慷慨又激昂地向著對樓高唱
的可能性
只剩下原子裡的誤差
這是測不準的振盪你就別再去想
的可能性
已足以讓行星徹底迷航
在這大宇宙的劇場我飛散的意向

於是我意外的疲倦
那刺眼的太陽
和喚醒一切的巨大金光 開始
質疑我所犯的罪
我何嘗不想
在月色裡昏沈地融化

那可能性…


====

柏蒼寫這首歌的原初場景,擷取於http://www.echoband.com/?p=166


去年九月,我寫了一些歌曲給一個女孩。
某個颱風來臨前的早晨,我想著剛剛完成的旋律,躺在床上用接近昏迷的意識寫下了這些歌詞。
完成後我忽然跳下床,打開電腦,架好麥克風,錄下了這首歌,只因為一個想要紀錄當下的衝動。
我還記得當天清晨,天空晶瑩的紫色。

今年四月我終於把它當成生日禮物送給了那個女孩子。
事隔近一年,現在送給大家。

====

我最喜歡在副歌之前,落下第一句的前一秒,柏蒼吸足了氣,像是抽氣的感覺。雖然無歌唱,卻醞釀著即將爆發悲傷的能量,那種盈框欲滿卻又緊緊死守界線的感覺。

然後終於潰堤,唱著:「那可能性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但我躍動的心臟在此刻停止搖晃

付出的心真誠的,掏出。卻必須在界線之前,停止。

巴士底之日的十幾首歌聽下來,覺得柏蒼是很感性的人,好幾次都唱著關於「心」的故事,那種不管能不能保護自己卻想給予對方愛的心情,在習於偽裝的世界裡,雖然那麼容易被踐踏,那種真心卻是被柏蒼緊緊的握住像是信仰般,根植在內裡的。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