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三人之間濃得化不開的情緒讓我直直掉淚,我覺得陳正道讓朋友之愛和愛情這兩樣東西產生了一點模糊地帶,正行對守恆的愛、守恆對正行和慧嘉的愛、慧嘉對正行和守恆的愛,先不管他們愛到底可以被定位為哪種關係,我覺得正行對守恆的愛是比較單純的,而守恆和慧嘉則有些共謀的關係,因為處處可見到守恆對正行的佔有慾,慧嘉跟守恆說如果他考上大學就跟他交往,我覺得這是慧嘉拋給守恆的一個誘耳,慧嘉被正行拒絕後,她是想要幫正行能夠看到守恆,但心中又想牽制住守恆。而守恆一開始也是對慧嘉排斥認為正行會被慧嘉搶走,可是卻在後來於體育館時,被慧嘉吸引。這場景也是我覺得怪的地方,竟然她哭一哭,就一瞬間感情迸發,但是我覺得守恆應該是有真的喜歡慧嘉,但也因為慧嘉跟他交往所以正行就不會離他而去。


而一直到慧嘉與守恆在一起的事情被正行知道後,他們之間的關係就開始拉鋸,然後我開始就很難過,狂哭。

我覺得有一段頗突兀,就是正行和陌生男子'上床的那場戲,我覺得如果沒有應該也沒關係,但也有可能是正行認為他被背叛了,所以他也想利用這種方式來做反抗,你被背叛我、我也背叛我對你的感情,意思是有點賭氣地想說我也可以跟別人。但是到慧嘉與守恆在一起的事情被正行知道後,他們之間的關係就開始拉鋸,這反而讓正行自己更痛苦,後來在迎新舞會那場戲,守恆試圖讓他們三個人的關係重新維繫起來,但對於正行來說,他們三人的關係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守恆想用朋友關係來維護,但正行卻又無法用守恆的規則去相處,所以正行其實說出他的心聲,他是無法跟他做朋友,但更進一步來說,是因為他對守恆有更深的情感。可是守恆卻誤會正行討厭他。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在衝撞,然後他們都受到傷害。


之後,守恆主動抱正行那場,一開始我會覺得守恆會做這樣的行為是不是對正行有男女之愛的關係,可是結局守恆卻對正行說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我想了想,導演可能是要處理對於同性那種「友情」與「愛情」的模糊地帶,有種有意識地可任意「越界」,流動的情感。所以,「我們真的長大了,人長大了,真的什麼都變了。」他們經歷社會化的過程後,長大反而成為撕裂他們的東西。就像藍色大門,討論在青春期男女生對自我性別意識尚不明確,未被社會異性戀機制所宰制前,難以被界定的情感,桂綸美「喜歡」梁,不見得意識到她喜歡女生、不喜歡男生,所以最後一幕男主角對桂綸美說如果你以後喜歡男生要記得跟我講。因此,由於難以用異性vs同性二元對立的方式去討論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所以戲就有張力。

空間的隱喻的關係也很值得討論。台北場景對照他們高中的地方。一開始,正行和慧嘉一同去台北,慧嘉在那裡表達了情感,然後正行拒絕了她。上大學後,正行、慧嘉、守恆的關係又不得不被撕開。所以,我覺得台北對他們來講,是個不得不面對現實,卻又極壓抑的地方,和台北作為一個寂寞城市的想像互相呼應;而他們高中的地方,是個可以看到海的地方,在那裡他們三個可以互相喜歡,卻隱而不見的逃逸空間,可以不被定義、單純的去喜歡。結局,在海邊,守恆想回到他們最初的關係,把事情攤開講,那邊守恆與正行互相的吐露,讓我很激動。他們三人都不想失去彼此,但若用現在的道德標準或「正常」的關係去界定他們,又會發生殘酷的分裂。


ps.在ptt的moive版看到jinton寫得很好,節錄一段


「最後康正行對著余守恆說,我不知道你聽了這個秘密,還會不會想要跟我做朋友,接著就告訴他,他隱藏在心理的愛情,但是余守恆卻告訴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覺得這是在拒絕他,反而我認為這是在回答他的問題,回答那句"我不知道你聽了這個秘密 還會不會想要跟我做朋友"。

余守恆肯定了他在他心中的地位,那個永遠無法割捨、永遠無法失去的人。

至於愛情我想余守恆用了一個最巧妙的回答來迴避,我認為余守恆自己霎那間也是很慌的。

他無法堅決的回答:我不能喜歡你或者是我不確定我喜不喜歡你,

這兩者也許連他自己本身都弄不清,

或許並不需要一個二分法的答案。

我想真的被感動才是最美的事。」



片子有著青春消逝,濃濃的寂寞、互相需要的情緒。異性與同性之間的愛。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