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林明謙《墜落之前,溼落以後》

林說:「若果你讀完這些小說而感到有些躁鬱不安的話,我要感謝的人就是你。」
「溼」串起每篇小說的主要精神,不管主題是什麼。裡頭所給予人的就是讓讀者被拆解、崩壞,這是很神奇的效應,往往作者是未考慮到的,而林明謙卻刻意做此處理,他寫故事讓讀者被迫感受,敏感於一篇篇讓人對世界之複雜錯愕和支離破碎。

[2]神秘的感應─吉本芭娜娜《無情/厄運》

吉本曾說:「我的興趣在於描繪(受傷的)心被療癒的過程,而不是死亡本身。」
第一部「無情」,寫的是一個女人去小鎮旅行的故事,從荒煙漫草的小徑,長途似無止盡的路程中,發生一連串因石頭而詭異之事,其中參雜大量的回憶,回憶中又帶出故事,並與不斷連續的夢互相交織,現實與夢似乎張狂的互為表裡,讓女人心力交瘁。那段與她在一起的故事、不斷地遷習的空虛、超自然現象的連結,像石頭般推積在女人的心裡。與其說這是同性相戀的故事,不如說吉本想要傳達的人與人之間從相聚到分開之後,由於性情不同意外地在對方的心裡留下巨大的創傷,未料到此般情況的當事人在知曉之後,又怎樣感受到無以為繼、愧疚的心態去承受對方的創傷。喜歡吉本總是細膩的觀察到人存在於心裡的狀態,而各種狀態又如何與他人產生微妙的抗衡與拉扯。

[3]誰的西方,中國為何物─讀徐鍾珮《英倫歸來》

歸來,意味旅行之後。

旅行結束後的回憶與敘述,徐鍾珮以自省的方式,看待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倫敦所實行的節約政策,在物資配給與皇室與平民共體時艱的狀況下,對照中國奢華浪費度日的生活型態,讓徐為許久部見的故鄉有著陌生之感。雖訴說著倫敦的好,卻未如崇洋之士一昧鼓吹西方的好,也指出英國人對於中國的偏執既定印象,如英國人對中國人的印象仍停滯在清朝,留著小辮子,也以為能寫詩的只有孔子,顯示了西方對中國的想像,認識的仍舊是古中國,斬斷了朝向現代進程的中國。不過,其中提到最令人訝異的是,接受物資配給制度下,事事都受政府控管的倫敦市民認為中國是極為自由的夢想國度。另一方面,接受美國援助的中國,把「西方」等同於「美國」,這也可對照五o年代後的臺灣,所想像的西方也是以美國為標的。

徐身為一名女性記者,敘述的角度夾敘夾議更夾情,筆調時而冷靜,時而帶點憤怒。文裡處處有人道關懷,相較於僅以大敘述的方式來談政經情勢,她將生活與倫敦的社會、政治狀況來詮釋「國性」,如倫敦女人不穿長裙,因為要減少布料以配合政府當時的情勢來促使國家富強。還有可注意的是,以倫理關係來看待大英帝國的與殖民地的關係,頗為特殊,此點也可深入探究。

若要以旅行文學的角度來觀照此書,除了凝視於出走與回歸的路徑以外,帶有反省的姿態。
對於徐,不如九o年代的旅行文學觀照的是自我的變化,徐所想所寫所反省的是國與國的不同,她的企圖以書召喚中國讀者一同正視國際情勢改善奢華的生活,所以也有點類似報導文學的味道,以散文呈現最真實的狀況,徐眼裡的英倫沒有浪漫的異國情調,也沒有朝聖的光彩,而寫英倫破落的腐霉,以英倫為警示並感悟中國朝向衰亡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