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的捧著這本《神聖花園》,又再一次迫切需要書來撫慰。記得去年某個寒天,找不到任何一處安心待的地方而四處在校園裡遊蕩,充滿過往學生的熱鬧通道旁過多注目的眼光,而庭院的角落木椅卻使我著涼,就這樣來來回回尋找一個私密又溫暖的地方。最後卻還是溜近人社圖書館,啃著張惠菁的《告別》,想要告別漂泊,卻在翻完最後一頁時感受加倍的寂寞。以為看完飽含相近意義的話語,那些激起的浪花能夠稍稍的肆放,卻反而形成了一陣陣的巨風吹襲著無棲樹遮蔽的遼闊沙灘。不過,至少在閱讀的過程能暫卻的遺忘,將自己投擲到文字的空格間歇息。

預計要在讀書會最後一週才讀的《神聖花園》,未料已看完。
太多的情緒,多於冷靜的評論。最怕如此了,一旦太喜歡,卻也怎麼無法將它說明的好了。

果步與靜枝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至今已經三十歲的她們,對彼此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他們掌握彼此的習慣、記憶、戀愛模式,幾乎不必說就了解對方的意圖,當然也知道什麼是彼此心裡的傷痛。
平凡的日子裡許多的瑣碎點滴構成信任,好的壞的。在彼此依賴的過程中,也由於早已將自己奉獻出去,將自己的真誠與渴望所有的一切皆赤裸裸的坦開。就是無所保留,時時刻刻的參與,掌握能讓彼此喜怒的規則,反而關心、評斷變成一種不經意的傷害,漸漸地禁忌發酵在彼此的了解裡,讓原本不需顧忌的事情開始迴避。

當然彼此是最重要的人,卻也常知道地雷而調皮的踩著玩,為了對方好卻意外的發現觀念的歧異,輕微的偏詞都像一個個扎實的拳頭,雖然已經道過歉,原諒了,事過境遷仍深深地留在彼此心中。因為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最在意的人,也曾經覺得沒有人可以讓你如此的放鬆,無以顧忌的展露完完全全的自己,只要她懂了,似乎全世界的人都不諒解你也無關了。

由信任建立起的友誼,在熟悉的尺度中如何拿捏相處與說話的分寸,何以在過度黏膩的交談裡保有歡樂,而非相見而無話的乾躁。怎樣在保有情面的關心、建議彼此,而非因太過了解的斥責而引發最深的傷痛。

江國香織說她要寫一本關於瑣碎事情的書,於是就成了《神聖花園》。
例如:去飲料店喜歡喝紅茶還是咖啡?喜歡哪個牌子的洗潔精?頭髮喜歡夾起來或留瀏海......等。這些瑣碎,看似無意義,卻是我們藉以熟悉朋友,構成朋友們之間共同記憶的彩料。

很喜歡裡面的語言,看來平常不能再平常,卻處處有力量。果步那種孩子氣卻實質要讓自己成熟,雖有獨立的個性,卻讓靜枝時時喊著擔心。但是,果步其實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只是靜枝總讓她想依賴或表現親暱罷了。

讓我想起這些人、那些人與自己。

過了青春時代,當我們不得不成熟的時候,我與朋友們又是用何種方式對待彼此呢?
創作者介紹

黃芥末美乃滋

firstn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ella
  • 恩,感覺很貼近大家的生活。
    有時間也想看:)
  • 那我星期一再拿給你好了,順便一起吃飯吧!

    firstnine 於 2007/10/25 19: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